诗人舒婷多年拒绝接明日大富翁受采访:谢谢你还记得我的旧作
本文摘要:中新社北京3月11日电 题:访不到的舒婷 中新社记者 徐德金 “我是你河边上破旧的老水车/数百年来纺着疲惫的歌/我是你额上熏黑的矿灯/照你在历史的隧洞里蜗行摸索……” 当一位“海归”朋友日前看完记者发给他的由知名演员凯丽朗诵的《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

  中新社北京3月11日电 题:访不到的舒婷

  中新社记者 徐德金

  “我是你河边上破旧的老水车/数百年来纺着疲惫的歌/我是你额上熏黑的矿灯/照你在历史的隧洞里蜗行摸索……”

  当一位“海归”朋友日前看完记者发给他的由知名演员凯丽朗诵的《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这首诗的视频时,回短信说:“听了这首三十年前读过的诗,我泪流满面!我的血,还是热的!”

 

  诗的作者是舒婷。3月11日,舒婷坐在北京金台饭店的会议室里,在认真听其他代表的发言。

  记者有几个问题想问这位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著名诗人:你的《致橡树》能不能在电视相亲节目上朗读?鼓浪屿的嘈杂声是否打断你创作的思路?还有,你对“文化自信”有怎样的理解?

  很多次,记者将镜头对准她——在她3月2日从福州飞往北京的航班上,在她3月5日参加福建代表团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在她3月6日参加小组讨论会上。她总是一张平静的脸,有时锁着双眉;偶尔,也会在其他代表生动有趣的发言时笑了起来。

  3月9日上午,记者给舒婷挂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声音清脆悦耳、亲切婉转,一点点闽南腔。

  不过,听说记者想采访她,她的语调很快变得平直,强调“从不接受采访”,“这是原则”。这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诗人。

  采访全国两会的同行对记者说,舒婷从来都不接受采访。

  可是,她不仅仅是诗人、她是福建省文联副主席;还是全国人大代表。

  在电话中,记者对舒婷说,诗人、作家与大众媒介——比如报纸、杂志不是相互排斥的,大众媒介除了将作家的作品传播出去外,还包括他的思想,以及对社会、文化的思考。记者举了一些例子。

  舒婷仍然坚持“我是不接受采访的”;但补充说,“你可以从其他方面去了解”。似乎有些“松口”。

  11日上午,在会议室门口,记者与舒婷相遇,谈起前天与她的电话联络,提起她的诗歌的现实意义,舒婷淡然一笑,“还有意义吗?都过去了。”

  上个世纪70年代末,舒婷以她的《致橡树》、《这也是一切》崛起于中国诗坛,成为朦胧诗派的代表人物。

  80年代,在一些婚礼上,新郎新娘为对方朗诵“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而迷惘、思索中的青年则引吭“不是一切大树/都被暴风折断;/不是一切种子/都找不到生根的土壤;/不是一切真情/都流失在人心的沙漠里……”

  在会场上,舒婷给记者发了个短信:“谢谢你还记得我的旧作”。

  事实上,许许多多的人都记得舒婷,记得她的诗。上个月,新任中共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李书磊到厦门调研时,在包括舒婷在内的该市学界、文化界人士的座谈会上,朗诵起舒婷的诗作《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

  舒婷的诗歌都过去了吗?

  现在,舒婷就坐在官、产、学、工、农等社会各阶层的代表中间。在小组会的简短发言中,她感叹“纯文学刊物已经被推到市场了”,她认为“文化精品要在正常、安全、稳定的环境中创作”,她疾呼“文化是人民的血脉”。(完)

大富翁游戏:诗人舒婷多年拒绝接明日大富翁受采访:谢谢你还记得我的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