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买跑跑卡丁车大富翁到了什么?
本文摘要:就在杨元庆对外宣布成功收购IBM的X86服务器业务时,联想CFO黄伟明还要在纽约完成交易后续的事宜。 这项可以给联想每年带来50亿美元收入的业务,势必会引来美国商务部以及部分国家相关部门的审查,所以并不算是板上钉钉。 但资本市场还是给出了积极的信号,

就在杨元庆对外宣布成功收购IBM的X86服务器业务时,联想CFO黄伟明还要在纽约完成交易后续的事宜。

这项可以给联想每年带来50亿美元收入的业务,势必会引来美国商务部以及部分国家相关部门的审查,所以并不算是板上钉钉。

但资本市场还是给出了积极的信号,在隔天的交易日(1月24日)里,联想股价的涨幅一度接近9%。虽然有媒体认为,联想只不过是买了IBM急于甩掉的一个“包袱”,这块业务已经连续7个季度业绩下滑。在IBM公布的去年Q3的财报里,它的营收又同比下滑了16%。

真正的关键是,联想终于有机会摆脱“利润陷阱”,联想借此瞬间拿到了全球14%以上的X86服务器市场份额,成为中国市场的第一位和全球的第三位。服务器的毛利率在20%以上,这远远高于PC的3%。而在杨元庆去年4月向董事会提交的四年计划中,改善盈利能力是和“PC+”战略是并列的两大核心目标。“我已经向董事会保证,每年要有0.3%到0.4%的(毛利率)增长。”杨元庆说。

所以,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甚至是今年将要主打的智能电视在近期无法取得令人满意的毛利率时,服务器就被提前推上了前台。“服务器业务是我们的第三波战略,排在‘PC+’业务之后。”联想中国区总裁陈旭东曾这样告诉经济观察报,但联想此时显然加快了这个节奏。

为什么买?

其实,联想本来希望更多地依靠自己去推动服务器业务。在2012年6月 5日推出服务器品牌——ThinkServer及一系列产品时,联想定的目标是力争在三年内占据中国市场的20%和全球市场的10%。“服务器是我们在商用领域里从PC的一个自然延伸,其实我们很多的企业客户,对我们能提供更加丰富的产品也早有期待。尤其是销售合作伙伴和代理商们,他们一直在催我们上线更多PC以外的产品线。所以我觉得,这一方面符合行业的发展趋势,另一方面又符合联想的战略方向。”杨元庆曾这样解释联想大举投资服务器业务的逻辑。

虽然当时在联想内部的确有不同声音,他们认为这块业务的市场基础几乎为零,而联想的研发实力又不足以短期内弥补自己的短板,“但元庆、旭东他们一开会就提服务器,而且那时候惠普和戴尔已经很明确地在往这儿转。”有联想内部人士跟记者透露,有些高管认为,联想自己的企业客户以及从IBM那里转接过来的企业用户有足够的承载力。

与联想在PC及“PC+”市场的战略规划不同,联想把服务器的重点突破地区放到了西欧和北美。他们认为,美国的企业级市场占全球市场的近一半份额,而且包括苹果、谷歌、Facebook、亚马逊等企业已经开始释放出巨大的需求量。

但联想并没有停止潜在的合作与收购,尤其是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之后,他们愈发地认为引入外部力量的重要性。很快地,联想便宣布了与美国存储巨头EMC的合作,两家成立的合资公司将合作研发中低端的X86产品,而联想也将在全球代销EMC的高端存储产品。

据EMC中国区总裁叶成辉透露,联想实际上早在两年前就向他们投出了橄榄枝,但EMC受制于当时的合作伙伴是戴尔,所以合作一直无法推进。直到戴尔收购了一家存储公司之后,他们才加速了与联想的谈判。

陈旭东说,和EMC的合作,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可以让美国的客户更容易接受联想。严格意义上讲,联想也非常依赖EMC的技术优势。中国区大客户事业部总经理童夫尧说,两家每个月都有例行会议,产品也在完全按照既定的节奏在推出。

但这依然太慢了。《福布斯》在前年11月就曾报道称,联想的新服务器无法让企业用户从戴尔、惠普以及IBM身上转移注意力。以营收来算,联想当时的市场规模还不足3%,而惠普的数字是29.3%,但联想已经在PC业务上超越了惠普,他们自然地认为要全面超越老对手。

2013年初,包括杨元庆、刘军在内的联想高管开始公开讨论在服务器领域发起收购的可能性。在当年的Q1财报发布会上,刘军告诉经济观察报,“我们的确在寻求提高(服务器业务)速度的一些机会,投资目标争取在一个短时间内确定下来。”

而杨元庆事后称,和IBM的沟通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当时是IBM新任CEO罗睿兰找的我们,问联想是否有意向收购他们的X86服务器业务,我们当时就回应,联想很愿意也很严肃地看待这个问题。”

实际上,联想内部自己也认为IBM是最完美的选择,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都是唯一的选择。而且因为曾经收购和整合过IBM的PC业务,联想非常清楚IBM在陷入价格战之后,它的致命伤到底在哪里。

但障碍也无法跨越,联想理想的价格是不超过25亿美元,但IBM的要价超过40亿美元。就这样,交易一直拖着,之后包括富士通和戴尔也都加入进来,也是因为价格的问题,都没有谈拢。

为什么卖?

所以,当最终的价格定格在23亿美元时,业内一片哗然。因为联想拿到了更多的东西,却付出了更少的钱。就在几个月前,仅仅为了IBM System x业务,联想就标出了25亿美元。而现在,联想不仅拿到了这块业务,还把IBM所有的X86服务器业务全部收入囊中。

杨元庆和IBM大中华区副总裁、系统与科技部总经理郭仁声都没有对此直接回答经济观察报,杨元庆只是说:“我们对这个价格很满意,我们觉得拿到了很好的资产,包括IBM的品牌、技术和客户,这会给我们在服务器领域一个很好的开始。”

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IBM从一开始向联想兜售X86服务器时,它在硬件上的策略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因为X86都在使用英特尔和AMD的芯片,理论上技术门槛并不高。事实也证明在“低价走量”上IBM没有任何优势。

浪潮用英特尔的安腾处理器研发出了K1天梭服务器,最终用更加低廉的价格抢走了IBM建设银行广东省分行的大单。在Gartner去年连续几个季度的服务器市场数据中,浪潮的出货量都没有跌出过全国前三名。

去年8月底,IBM系统与科技部、集成供应链全球高级副总裁汤姆·罗萨米利安在接受经济观察采访时称:“科技带来的转变,使得传统的硬件逐渐被网络和服务所取代,这一过程已经降低了用户对大型计算机和服务器这些低利润率产品的依赖。”

“蓝色巨人(由50多年前IBM蓝色巨型主机而得名)”早已不是硬件的代名词了。有数据显示,1995年IBM硬件的收入为356亿美元,软件为127亿美元。到了2013年,硬件收入接近200亿美元,而软件收入则超过了250亿美元,而且利润率远超过硬件。所以,它们自然地认为服务器是个负担,尤其是在竞争者林立的X86服务器行业。

而最近一次糟糕的财报似乎成了交易的催化剂。IBM去年Q4的营收为276.99亿美元,同比下滑了6%。其中硬件业务,即服务器和存储,同比跌幅竟高达26.1%。罗睿兰甚至愤怒地要求公司高管放弃2013年底的分红。这时候IBM内部已经认清了一个事实,X86业务不得不卖。

大富翁游戏:联想买跑跑卡丁车大富翁到了什么?